本報通訊員 葉聖一
  本報駐紹興記者 苗麗娜
  5個月瘋狂斂財3000萬!在以婚戀為藉口的形形色色的騙局中,這夥“婚戀詐騙犯”算是做到了極致。
  理由之一:這是一場集體行騙,統一使用的行騙工具為邀請對方玩玩“原油期貨交易”;
  理由之二:受騙的大多是富二代和公司高管,當然,這和“原油期貨交易”這個高大上的工具有關;
  理由之三:行騙的35個“白富美”,31個是男人。一手創辦這個詐騙團夥的鄭某說,公司招聘其實不分男女,但多數情況下,男人來應聘的更多,而且男人似乎更懂男人。有力的證據之一是:直至破案時,很多受騙者都還認為心中的“白富美”也是受害者。
  再次提醒各位網戀熱衷者:
  騎白馬的未必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
  男人騙男人,更在行。
  “她”買賣期貨賺了不少錢
  推薦給他卻一周虧了10萬
  小龔是上虞一家大企業的白領,事業有成的他,私人問題卻遲遲沒有解決。成天被家人催著找媳婦,也是一件挺鬱悶的事。於是,今年7月底,小龔在某婚戀網上發佈了個人資料,希望能有所回應。
  不久,一位名叫“小莉”的女孩就主動聯繫上了他。這個小莉可不簡單,自主創業,長相可人,是個典型的“白富美”。兩人就此在網上聊上了。慢慢的,小莉對小龔的稱呼也變成了老公。
  8月初的一次聊天中,小莉不經意間向小龔提起了一種“與國際接軌全美元操作的‘原油期貨’交易平臺”。小莉說,自己在這個平臺上賺了不少錢,並把自己盈利的截圖通過QQ發給了小龔,詢問小龔是否有興趣一起參與。
  小龔對期貨並不是很懂,他簡單地看了一下,覺得這個平臺有些“高大上”,反正能賺錢就行。於是,在8月13日,他下載了小莉提供的平臺軟件,註冊開戶、開通網銀並轉入了10萬元資金。
  幾天操作下來,小龔的期貨交易有漲有跌,但都是小漲大跌。僅僅一個星期,到了8月20日,小龔的10萬元資金統統虧光了。
  小龔很鬱悶,把事情跟同事一說,同事一聽就覺得不對勁,這肯定是個騙局啊,趕緊報案吧。
  民警一查,這位“小莉”哪是什麼“白富美”,就是個大老爺們。再順藤摸瓜下去,一個網絡詐騙團夥由此浮出了水面。
  看似正規的咨詢公司
  為啥員工很少說話,成天都在打字
  通過跟蹤這個原油期貨交易平臺的資金流向,幾經輾轉,警方鎖定了安徽六安一家名為富鑫融資的咨詢公司。
  披著合法的外衣,乾著非法的勾當,就是這家公司的真實寫照。經過多次實地偵查,民警發現,這個看似正規的咨詢公司處處透著一股詭異的味道,“三四十號人成天在打字,基本沒有什麼電話,只有噼里啪啦的打字聲。”經過多番調查,警方確認,這家公司就是一個網絡詐騙團夥。
  9月25日,在安徽警方協助下,民警展開收網行動,當場抓獲江某、鄭某為首的涉嫌詐騙人員45人。
  經審訊,鄭某交代,他從前就當過詐騙團夥的“分析師”。今年4月份,熟悉“業務”後,他自立門戶,和江某等人合伙開了公司,買了詐騙用的“原油期貨交易平臺”軟件,辦起了網站。
  同時,鄭某等人通過網絡搜羅人員,設立了前臺、行政、咨詢及市場等多個部室,而最重要的市場部又有經理(所謂“分析師”)、助理及若干業務員。
  鄭某說,招聘業務員要求就是能聊天,打字速度快。入職後,他們一律隱去真實身份,統一由公司偽裝成女性,在全國各大知名婚姻網站註冊登記,招攬“高富帥”男性,騙取對方信任後推介交易平臺,從而實施詐騙。
  把女朋友的撒嬌方式用到對方身上
  天天喊“老公”喊到自己都噁心
  在行動中,被警方抓獲的業務員有35人,年齡大多在20多歲,其中只有4位是女孩,剩下的都是男人。有業務員表示,冒充“白富美”時間長了,人也會覺得很難受,“我一個男的,一天到晚叫別人‘老公老公’的,有時候都覺得反胃噁心!”
  當了4個多月業務員的小葉就是小龔的網上“女友”,他向錢江晚報記者講述了他一天的工作:
  早上8點上班,打開公司電腦,登上公司設置好密碼的QQ,男性小葉變成了女性小莉。
  在婚戀網站上,小莉今年23歲,在北京闖盪,有自己的花店,還有房子,開寶馬mini。
  小莉的QQ一上線,就有10多個男子上來打招呼,她一一回覆。比如,天氣熱,她會體貼的提醒:“外面天氣很熱,出門記得身邊帶點防暑藥品。”
  趁著空隙,小莉又更新了自己QQ空間里的照片。她挑選了一張適合夏天的:穿著白色連衣裙,戴著墨鏡,捧鮮花,站在寶馬mini旁。還取了個標題:夏天,我家店里的花和天氣一樣熱情。
  對QQ上每個男子的各自特點,小莉瞭然於心:小龔年收入幾十萬,上市公司的研究員,喜歡溫柔的女孩;陳大哥已經34歲,剛和女朋友分手,家裡催得比較急,想找個顧家的女孩……
  又有新的男子通過QQ想認識她,小莉一一記下對方的姓名和工作等資料,當然從事公檢法工作的,她一律不理會。還有男子追著要電話,小莉果斷地將對方拉黑。因為公司有規定,除了指定的QQ,不能有任何聯繫,包括不留電話。
  幾個男子已經在QQ里變成了老公,小莉把對方的昵稱改成了老公,聊天時習慣地打上老公兩字,看著滿屏的老公,小莉感覺有些犯嘔。
  一天時間過去了,下午5點半,小莉下班了。除了吃飯,上廁所,一天的工作幾乎都在QQ里完成。
  關上QQ,小莉又變成了小葉。對於這樣的工作,他已經適應了,他安慰自己,男人總是更懂男人。“我有時候就把生活中,女朋友對自己說的話和自己喜歡的撒嬌方式用上去,否則內心真的受不了。”小葉說,自己是個正常的男人,把對方喊成老公,有時候真的很想砸電腦。所以回家後,小葉不允許女朋友叫自己老公。對自己的工作內容,他從不和親戚朋友提起。
  “自己更像一個特務,不能和任何人談起工作。有時候在路上碰到警車,也會膽戰心驚。”小葉說。因為害怕,或者覺得受害者很可憐,有業務員心軟了,離開了公司。但為了6000多元一個月的工資加獎金,小葉還是留下了。
  被小葉這樣的業務員釣到的“高富帥”客戶進入詐騙平臺交易後,都會由專人負責“打理”,營造出有虧有盈的假象,然後再製造虧空。而“女友”(業務員)們則會以也在虧等理由,讓受害人覺得“女友”並不是詐騙者,並慫恿受害人追加投資,所以,直至案件破獲,很多人都還以為“女友”也是受害人。
  截至10月14日,警方統計被該網絡詐騙團夥詐騙的受害人數達3079人,被騙金額超3000萬,最少的被騙1000元,最多的也有20多萬,其中不少是富二代和公司高管。
  目前,警方正進一步調查相關案件詳情。
  (原標題:這35個“白富美”,31個是男人)
創作者介紹

獻世

aw08awjmp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