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6月27日消息(記者肖源 景明)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24號凌晨,南京市一輛載著患兒的救護車,途經南京長江隧道收費站口,收費員以沒到開閘放行時間為由,沒有及時打開閘口放行。最終,車內患兒不治身亡。
  監控畫面中,救護車抵達南京長江隧道收費閘口的時間,精確到了秒:凌晨4點57分36秒。救護車司機劉軍說,當時,等候在收費道口的社會車輛紛紛靠邊避讓,救護車駛入17號道口。此時,距離道口的開放時間,只有兩分鐘。但閘口沒有放行。
  出診的救護車司機劉軍:有好多車友跟我講,讓我從別的道口走,那時候道口時間還沒有開,你走不了,當時那個車友的情緒都比較激動,都發火,到時間開門了,我們趕快送往兒童醫院。
  記者:開門時間是五點整是嗎?
  劉軍:對,五點整。
  劉軍的說法,也得到了現場一些目擊者的證實。
  市民李女士:我在後面看到不放救護車,我就下來往前跑,我跑的意思就是讓他放救護車走,大家都讓他放,讓人家走。
  市民梅先生:當時我就在車上,排在第一個,收費員過來準備開道,她過來站在那裡不開,我就催她了,我說既然你都已經過來了,時間也幾乎要到了。她回了我一句,時間還沒到急什麼。
  凌晨5點整,道口準時開啟,分秒不差。40秒後,救護車免費通過道口,急速駛向城區。但這名嬰兒送到醫院時,已經沒有了心跳和呼吸,搶救無效。隧道管理方,長江隧道有限責任公司書面回應稱,道口收費員並無明顯失職違規行為。凌晨1點至5點隧道封閉維護保養,沒有非常特殊的情況並提前通知,任何車輛禁止在此期間通行隧道。
  人們關註的是,碰到這樣的緊急情況,隧道為什麼不特事特辦提前開閘放行呢?據隧道公司的最新表示,今後將主動與浦口區衛生局溝通,建立緊急情況下120急救車“事前聯繫,特情放行”聯動機制,並立即完善相關應對預案。
  那麼在其他國家,遇到緊急的情況,他們又會怎麼做呢?《全球華語廣播網》澳大利亞觀察員胡方介紹說,在澳大利亞,亮起燈工作的救護車是特權車,所有的車輛都必須避讓,而這也被寫入了澳大利亞的交通規則,如果不遵守的話將會被罰款和扣分。
  胡方:在救護車亮燈的情況下可以逆行、可以闖紅燈、可以開到幾乎絕大部分他想要開到的地方比如隔離墩上、他可以不遵守絕大部分的掉頭規則,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為生命而爭分奪秒。當然如果只有救護車在前面沖,而沒有其他車輛配合的話,在繁忙的都市區救護車只有一個結果,就是被迫陷入汪洋車海當中。為救護車等特權車輛讓路被寫入了澳大利亞的交通規則,如果不遵守的話將會被罰款和扣分。但是對於很多司機來說,這種讓路行為和扣不扣分罰不罰錢沒有關係,而是一種深入骨髓的本能。在視頻網站上您可以搜索到在擁堵的澳大利亞市區,救護車是如何一路暢通無阻的達到目的地的視頻,而在現實生活當中,只要您聽到後面有救護車的鳴笛聲,所有的司機都會把自己的車開到邊上一條行車道上,然後為救護車清空一條道路出來。在十字路口,澳大利亞的司機哪怕看到對面是綠燈,但是只要聽到救護車的聲音也會把車停下來,等待對面另一個方向亮著紅燈的道路上救護車的橫穿。有時候你開車的時候,經常會看到救護車衝著你迎面開過來,那麼這個時候他是在逆向行使,而你所要做的那就是儘量的放慢速度,讓救護車從您身邊擦身而過。當然所有的特權僅限於他在鳴笛的時候,無論是救護車、警車、救火車,在不鳴笛沒有特殊狀況的情況下他必須要完完全全遵守澳大利亞的交通法規,其他的司機並不會也沒有這個意識要去禮讓這些車輛。
  接下來,我們再將視線轉向歐洲。在德國,情況和我們剛纔介紹的澳大利亞很相似,所有車輛都必須要為警車、消防、救護等救急車輛讓路,但是對於一些不可抗拒的,或者是會造成重大損失和安全隱患的主體,比如說火車以及大型的施工現場,一般是不能為救急車輛提供便利的。
  德國觀察員薛成俊:在德國每分鐘撥打的緊急呼叫電話超過200個,所有這些電話都會通過中央緊急呼叫號碼112打入,並且被轉入具體的行政指揮中心。該中心首先會弄清楚緊急情況的發生地點,發生了什麼,傷亡情況等等。那麼在這些信息的基礎上,決定在進行緊急救治或者救援打撈時是用哪些救援器材,比如說救護車、救援直升機或者是裝備車等等。如果說是事故發生地點很遠,路途坎坷難以抵達那麼這時候就會啟用救援直升機,或者是由於某種原因救護車不能直接抵達,而傷病人員必須要儘快送往醫院也會啟用救援直升機。但是這種情況只占全部救援行動的10%。為了使救援體系能夠有效的發揮作用,所有救援人員都要經過嚴格培訓,並且參加定期進修。急救衛生員需要接受為期兩年的培訓,普通醫生要成為急救醫生需要為期3個月的附加培訓,而救援直升機的飛行員更是需要長達7年運行500個飛行小時的培訓,裝備車的技術人員也需要進行三個月的附加培訓。除此之外每年還要進行多次人員和裝備的共同訓練。可以說德國有一套成熟、完善的現代救援體系。而它的建立則和一個叫比約恩·斯泰格爾的小男孩有關,1969年9歲的比約恩遭遇車禍受傷,由於當時沒有統一的急救號碼和有效的急救體系,救援人員一個多小時後才趕到事故現場,比約恩最終已休剋死亡,他的父母在悲痛之餘為了不讓兒子的悲劇在德國重演,於是就創建了比約恩·斯泰格爾基金會,致力於在德國建立統一完善的應急救援體系。
  最後我們再來看看鄰國日本。在日本,享有特別通行權的車輛是救護車、救火車、警車、工程搶險車等在外觀上明顯不同的特殊用途車輛,最常拉響警報的是救護車。通常日本街道上警笛一響,其他車輛都會盡最大可能地避讓甚至停車。但即便響著警報,鳴著警笛的車也開得不快,尤其在逆行和十字路口處,這些車都是要在確認安全後才緩慢通過。而車裡的人則會用禮貌的語言,比如“對不起”“能讓一讓嗎”“請您靠邊行駛”“謝謝您啦”等,向周圍的車和行人對話。
  日本觀察員黃學清:根據日本總務省的統計,去年日本救護車出動了580多萬次,全國平均5.4秒就出動一次,平均到達現場的時間是8.6分鐘,但是還是不夠快,比如停止呼吸的情況如果在兩分鐘以內接受急救的複蘇比例是90%,3分鐘降到了75%,5分鐘就降為25%了。道路的暢通是救護車及時運送病人的關鍵,在日本的駕校里避讓救護車是一個學習內容,可以看到在交叉路口如果遇到急救車輛,即使自己的方向是綠燈,司機們也會等救急車輛通過後再啟動,人們是不會和救急車輛搶時間的,日本的救急車輛還包括有警車開道的普通車輛,比如等不及救護車自己開車送醫院,有警車開路的情況,日本的《交通法》規定急救車輛可以越線逆行,在紅燈時通過,停留在不可以停車的位置,如果其他車輛不避讓急救車輛將被視為違反道路交通法中妨礙緊急車輛的行為。另外日本的交通系統中,有在急救車輛緊急通行時能夠優先通過交叉路口的信號控制系統,這個系統通過在道路上設置的光學感應器獲知急救車輛的通行情況,延長急救車輛行進道路上的路燈,日本還有一種道路是高速公路和醫療設施直接相連的急救專用道路,這種道路上有上鎖的門,一般的車輛是不能夠使用的。  (原標題:南京長江隧道5點通行 載危重患兒救護車早到3分鐘被攔)
創作者介紹

獻世

aw08awjmp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